山東大學新聞網
山大郵箱 | 投稿系統 | 高級檢索 | 舊版回顧

視點首頁 > 心靈驛站 > 正文

絕望原來不存在

——《死亡醫生》觀影感受

發布日期:2019-06-12 09:23:59 點擊次數:

作為一名醫學生,一位未來的醫生,我一直認為治病救人,救死扶傷就是醫生的職業追求。我們不斷地努力學習專業知識和技術就是為了對抗疾病,減輕或者解除患者的痛苦,換句話說,就是以疾病為服務對象。如果沒有看過《死亡醫生》這部電影,也許我會一直固執地堅持下去,而忘記醫生的真正使命。

故事的主角叫作杰克·科沃基恩,美國密西根州一名備受爭議的醫生。在幾十年的職業生涯中,他親眼見過無數人為病痛所折磨,喪失了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杰克堅信一點:醫生的職責不是要為疾病服務,而是要為病人服務。盡最大努力醫治病患的同時,更要設身處地為病人著想,滿足他們的需求,包括他們對死的要求。杰克利用自己制造的機械裝置由病人本人自己完成注射藥物或釋放毒氣,實施安樂死。但是普羅大眾卻無法理解更無法支持他的這種行為,認為杰克是個醫生,他不僅越界,還玷污了醫生這一崇高的職業。因此,杰克受到了重重阻礙,他必須要向嫌疑犯一樣在半夜的停車場內,在病人的地下室里為那些病入膏肓的病人們安樂死,這讓關懷體恤病人的杰克痛苦不堪,于是他毅然決然地走上了安樂死合法化的道路,投入到這場斗爭當中——為了讓病人們有尊嚴地、人道地死去!

“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這是先賢特魯多醫生的墓志銘。即使是我——一個醫學生也同樣認為那些意識清醒的、理智的病人們有權利對醫生說“幫幫我,我受夠了”。我明白生命之可貴,我也知道在心理電影賞析課程的第一節,老師向我們強調的課程目的——掌握心理,理解生命。但我同時也明白了,醫生的職業追求是為病人服務,如果死亡是病人自己的選擇,是他們在痛苦當中向絕望、向死神的反擊,那么作為醫生也應該理解他們。因為并不是所有自殺,都是對生命的褻瀆。就像電影里面杰克引述他母親的話:想象最疼的牙疼的感覺。想象這種感覺在你渾身上下每一塊骨頭的感覺。在這種日復一日的折磨下的求死,就是不珍惜生命嗎?死亡并不總是矗立在生命的對立面。平靜、有尊嚴地死,恰是對生命的尊重與致敬。

然而,斗爭從來都是危險且艱難的。什么時候這位醫生的血會涼下來?是在被反對者圍住家門的時候嗎?是在因為協助自殺被逮捕的時候嗎?是在絕食十九天以致喪失記憶的時候嗎?是在自己帶上腳鐐走上法庭的時候嗎?不,都不是,杰克說:“你不能屈服,你必須抗爭。”

其險也如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為乎來哉!高山仰止,心向往之。唯據此,偏見和封建面前,總有人前仆后繼。

我相信:所有生命都是溫暖可愛的,除非身染疾病;所有疾病都是脆弱不堪的,除非所得絕癥;所有絕癥都是可以忍受的,除非失去尊嚴;所有尊嚴都是可以堅守的,只要你做出選擇!

熱愛生命,堅守尊嚴。唯據此,絕望永遠不存在。

【供稿單位:基礎醫學院    作者:靳慶昌             編輯:新聞中心總編室    責任編輯:楊虓 謝婷婷  】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發布

新聞排行

免責聲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新聞中心電話: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聯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建議使用IE6.0以上瀏覽器和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

手機版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

篮球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