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大學新聞網
山大郵箱 | 投稿系統 | 高級檢索 | 舊版回顧

視點首頁 > 校史一頁 > 正文

馮玉祥與齊魯大學(三)

發布日期:2019年05月04日 15:48 點擊次數:

馮將軍在出國之前,曾與李濟深等愛國人士籌劃了反蔣軍事策動工作,他走之前委托給李濟深負責,并指示劉蘭華的丈夫余心清到北方去爭取馮將軍的老部下、時任國民黨第十一戰區司令孫連仲起義。余心清出任保定綏靖公署設計委員會中心副主任,于1947年9月準備策動孫連仲起義。因秘密電臺被國民黨軍統特務偵破,余心清寫在香煙盒背面的、由中共地下黨員發往延安的電文手跡未來得及銷毀,余心清被逮捕。蔣管區各大報紙均在頭版頭條刊登了“北平破獲共黨間諜大案,主犯余心清已押解南京”的重要消息。

正遠在美國治病的劉蘭華立即找到馮將軍,一同研究營救辦法。馮將軍立即打電報給各路朋友積極設法營救,他給予了劉蘭華以精神上和道義上的大力支持。劉蘭華急忙回國,托她原在燕京大學上學時的老校長、時任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他恰好是余心清原在南京神學院讀書時的老師)說情。司徒雷登親自面見蔣介石,力保他的學生,這才使余心清免除了死罪,但仍被關押在監牢中,后經中共地下黨和馮將軍的朋友合力營救,趁1949年蔣介石被迫下野的機會方得出獄。余心清獲釋后在河北省西柏坡機場受到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的親切迎接和慰問;后來余心清進京,被委任為國家禮儀局局長,參與籌備和操辦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之后又先后出任新中國政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等職。

馮將軍在美國遇到老朋友陳崇壽博士。陳崇壽是齊魯大學醫學院1927年畢業生,曾擔任馮將軍的私人保健醫生。1929年6月馮將軍到山西省聯合閻錫山共同反對蔣介石,反而被閻錫山囚禁在山西五臺縣建安村。因陳崇壽的身材相貌與馮將軍很相似,有朋友曾密謀讓馮將軍化裝成陳大夫伺機逃脫軟禁,經大家反復考慮,認為這樣太冒險,最后放棄。后來閻錫山又與馮將軍、李宗仁等聯合起來,發動了中原大戰反蔣,卻因被蔣分化瓦解而失敗。在殘酷的戰斗環境中,馮將軍為保證家屬安全,把馮夫人安頓到天津居住;馮夫人發現自己意外懷孕了,她認為:“丈夫目前正在最艱難時刻,最需要她在身邊照顧,而她懷孕必導致照看幼子力不能及。”考慮再三,馮夫人決定不要這個孩子。她按報紙廣告上說的辦法買來墮胎藥,但是吃了毫無反應。1930年10月,馮將軍的一位副官到天津向身懷六甲的馮夫人報告:“馮將軍在中原大戰中戰敗!”當時馮夫人如五雷轟頂,頓時雙腿發軟,加上墜胎藥的副作用,出現臨產并有難產危象,命懸一線。陳崇壽前來接生,遇到此種難題,最后不得已只好動用了產鉗,嬰兒這才呱呱墜地。遺憾的是,兒子馮洪達的嘴上留下一道血印,伴隨終生。洪達長大后,到蘇聯巴庫海軍學校學習,1953年畢業回國,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后與劉蘭華的獨生女余華心結婚,1990年出任海軍北海艦隊少將副司令員。陳崇壽后來任南京市傳染病醫院院長、齊魯大學董事兼齊魯醫院院長。1937年7月7日,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陳崇壽奔赴南京,于8月出任南京中央大學首都傷兵醫院副院長,救護從前線轉送來的抗日將士傷病員。后來因南京局勢惡化,陳崇壽隨政府撤到重慶,于1944年任重慶中央醫院院長、中國紅十字會醫院院長。1946年陳崇壽夫婦到美國訪問,與馮將軍一家重逢。

齊魯大學理學院院長兼化學系主任薛愚教授,在中學時期即受同鄉好友馬適安進步思想影響,積極參加反袁稱帝、反對喪權辱國的“21條”、聲援“五四”愛國運動等進步活動,與后來任中共襄陽縣第一位縣委書記的馬適安結下深厚友誼。薛愚在1924年畢業于齊魯大學理學院化學系,1930年公派赴法國留學,1933年獲法國巴黎大學理學博士學位回國,主張科學救國。他急切想與馬適安見面敘舊,卻意外知道了馬適安因抗日愛國活動被國民黨特務逮捕,扣押在南京陸軍監獄。薛愚先到馬適安的老家看望了馬適安的父母,接著趕往南京,找到馬適安在南京工作的同學吳泳夫。吳泳夫帶領薛愚以表哥身份在監獄會見室見到了馬適安,兩位好友終于相見,百感交集。此后薛愚常去探監,捎去日常用品,并告二老平安,一直設法營救馬適安。

1936年西北農林專科學校王子元校長專程到上海,聘請薛愚到校任教。薛愚聽說王子元曾任馮將軍的秘書,而馮將軍又以熱心搭救愛國青年而聞名。薛愚把朋友馬適安因抗日愛國而被捕入獄的事告訴了王子元,請求幫忙營救。王子元很同情,答應引見薛愚給馮將軍。當年6月,薛愚隨王子元來到南京,在曉莊師范學校陶行知校長處找到了馮將軍。馮將軍感慨地說:“現在像馬適安這樣的愛國熱血青年,不知有多少受迫害、受冤屈被抓進監獄里,太不像話!”馮將軍讓薛愚盡快整理好材料,設法營救。薛愚很快把資料交給馮將軍的私人保健醫生陳崇壽(他是比薛愚畢業晚兩年的齊魯大學學弟),陳崇壽轉交給了馮將軍。同年10月,薛愚到南京開會,得知馬適安仍舊在獄中關押著,便去找陳崇壽問究竟。陳崇壽說,當時馮將軍就給陸軍監獄寫信要求放人。第二天,陳崇壽陪薛愚來到水西門外陸軍監獄,直接找到監獄官,質問為何未放人?得到的回答是:“馬適安初進監獄時,我們給了他一本《三民主義》,讓他閱讀學習。收到馮將軍的信后,去問他學習的情況。他說根本沒看,早就把書燒掉了。”監獄官反問道:“一個如此頑固、關了三年毫無悔改的政治犯,我們能放嗎?”沒辦法,薛愚又隨陳崇壽再去見馮將軍。馮將軍一聽就火了,當即鋪開紙說:“愛國就是政治犯了?就有罪了?我再寫封信!”薛愚、陳崇壽二人拿著信一路小跑來到監獄,監獄官看著馮將軍連續兩次寫的親筆信,無可奈何地說:“有馮副委員長作保,一定放人。不過還要辦理一下手續。”兩天后,在獄中被拘押三年半的馬適安終于恢復自由。馮將軍也與薛愚交了朋友。后來薛愚曾在北平家中為在國共和談破裂后的葉劍英將軍送行,解放后加入中國了共產黨。

齊魯大學醫學院病理學教授、中共黨員江濤聲博士在馮將軍鼎力協助下,聯手幫共產國際遠東情報局人員劉思慕脫險的經過,同樣值得贊揚。

劉思慕是馮將軍在北京創辦的今是中學的語文教師,江濤聲則是劉思慕教過的學生。江濤聲后來留學德國柏林大學醫學院,于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在中共旅德支部工作。他在柏林與劉思慕重逢,都參加了中國留學生進步組織“旅德華僑反帝同盟”舉辦的讀書會和工人夜校活動,一起參加中共旅德支部發起的反對法西斯的示威游行,兩人由師生關系進而成為戰友關系。

劉思慕于1933年秋回國,在上海加入共產國際遠東情報局,從事地下革命工作。他通過同學關系,于1934年底打入南京國民政府內務部,1935年初又到“南昌行營”蔣介石身邊,任上校法規專員。此時正值中央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利后突圍、北上長征等重要歷史關頭前后,劉思慕在內務部時,把蔣介石制定的、試圖一舉消滅江西中央蘇區及紅軍的“鐵桶圍剿”計劃,以及軍事地圖等絕密文件帶回家,拍攝并送出情報;他到“南昌行營”后,又把國民黨計劃對長征中的紅軍圍攻、追擊、堵截等重要情報,通知了中共地下組織,再轉到中共中央;他甚至連當時紅軍經過和即將經過鄂西、湘西、貴州、四川時蔣介石所布署和準備實施的絕密材料,也都拍成照片,由交通員和聯絡人帶給了中共地下組織,為保證長征的勝利作出了極大貢獻。

一位共產國際遠東情報局的外籍交通員,到武漢取情報時被國民黨特務抓捕,劉思慕到漢口太平洋飯店接頭時發現情況有變,未等蹲守特務反應過來迅速撤離;隨后他受到特務千里大追捕;最后他到了山東濟南,找到齊魯大學醫學院江濤聲。江濤聲把劉思慕一家五口藏到南新街江家公館二層樓上;特務很快發現并跟蹤而至。江濤聲的父親江清博士是齊大醫學院院長,父子二人認為萬全之策是轉移到正在泰山隱居的馮將軍那里最為保險。江濤聲趁著齊大放暑假的機會悄悄去了泰安,在泰山普照寺馮將軍的研究室找到宋斐如。宋斐如和江濤聲、劉思慕都是故交,宋斐如介紹江濤聲與馮將軍見面。一說起劉思慕,馮將軍也記起是今是中學的老師,說很歡迎劉思慕到他的研究室來講課,教他英文,并一同研習古典文學。談妥后,江濤聲回去護送劉思慕一家到馮將軍處。將軍此時雖是光桿司令,但是身邊還是有兩個連的手槍隊警衛營保護;馮將軍老部下韓復榘已當上山東省主席,每月派人送5000塊大洋和500袋洋面,韓復榘也是常上泰山拜望老上司。馮將軍的研究室,先后請了幾位國內知名學者李達、王梓木、楊伯峻等先生,給他本人及隨從人員講課,余心清更是在此陪伴將軍;這些學者全是愛國進步人士,有的本身就是共產黨員,馮將軍心知肚明。

盡管馮將軍住處四周有手槍營警戒,但還是被特務發現了劉思慕的蹤跡。由于韓復榘授意泰安縣長保證馮將軍安全,特務未敢搜山抓人。為安全起見,馮將軍派妻弟親自護送劉思慕一家秘密轉移到幾十里外的一個村莊里;后伺機護送出國,東渡到日本。劉思慕在與馮將軍的短暫接觸中,給馮將軍講述革命形勢和共產黨的政策主張,對日后馮將軍的政治傾向起了相當大的作用。新中國成立后,劉思慕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外交部國際關系研究所副所長、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所長、全國人大代表,繼續為社會主義革命、建設做貢獻。

江濤聲由泰安返程中,在濟南火車站被國民黨軍統特務綁架,押解至南京監獄。其父江清院長四處奔走,到南京找到齊魯大學董事長、時任財政部部長的孔祥熙說情,江濤聲才于次年被保釋,江清把兒子再次送出國外。江濤聲在國外照常開展革命活動,廣泛宣傳中國的抗日救國斗爭,爭取國際進步力量支援中國的艱苦抗戰。1947年江濤聲再次回國,仍以齊大醫學院病理學教授的身份作掩護,做了大量解放濟南的準備工作。

齊魯大學文學院中文系主任田仲濟教授,積極擁護中國共產黨的政治主張,始終不渝地以筆作武器,宣傳民主、團結與抗日救國,反對國民黨反動派的內戰和獨裁專制,同時也是馮將軍敬佩的學者。馮將軍在1939年至1941年把田仲濟請到自己的政治研究室任研究員,成為他智囊團中的重要成員。田仲濟按照馮將軍和老舍先生的意愿,用心收集抗戰時期的文藝史料,撰寫《中國抗戰文藝史》,出版后被日本有正義感的進步學者翻譯成日文,讓全世界人民都了解到,被日本軍國主義侵略者殘害的中國人民同仇敵愾艱辛抗戰的真相。后來,田仲濟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為革命奮斗終生。

馮玉祥將軍在中國近現代史的很多重大事件中,都有著他作為軍事家和政治家的重大影響。尤其在抗日戰爭十四年的全過程中,他始終堅持憂民愛國、抗日救亡,與中國共產黨的政治主張不謀而合,其影響與貢獻成為抗日統一戰線中舉足輕重的組成部分。在積貧積弱的舊中國中,他是有識之士在黑暗中艱難求索、救亡圖存、以求振興中華的典型代表。

馮將軍輝煌的一生,是愛祖國、求進步的一生;作為一名軍人,他與中國最早的現代高等學府齊魯大學結下不解之緣。《齊魯大學校史》中的十多位名人賢達,都與馮將軍結為摯友,共同為國家的美好未來而奮斗;他還把兩個女兒送到齊魯大學讀書。齊魯大學以與馮玉祥將軍這樣的民族英雄結緣,而在各教會大學中獨樹一幟,《齊魯大學校史》也為之增光添彩。(全文完)


【供稿單位:山東大學報    作者:齊魯醫院 田道正             編輯:新聞中心總編室    責任編輯:黃繹中  】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發布

新聞排行

免責聲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新聞中心電話: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聯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建議使用IE6.0以上瀏覽器和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

篮球游戏